廣告贊助

(所有圖文版權皆屬原著作權人所有)


很開心有機會在國家戲劇院觀賞《十八羅漢圖》,這應該是近二十年來個人再次欣賞的傳統戲劇作品,過去只在老三台看過一段時間京劇,再來就是跟隨母親趕野台戲的經驗,母親曾背著襁褓中的我,到基隆市文化中心為了一睹楊麗花風采,因而耽擱買菜、煮飯給父親吃而吵了一架!家裡也有不少楊麗花的黑膠唱片,聽薛平貴如何三戲王寶釧,樊梨花如何與薛丁山打情罵俏,耳濡目染下也培養了對戲曲的興趣!

這齣國光劇團2015的年度大戲,個人非常期待,女主角魏海敏可是京劇界的頭牌人物,雖然外行人看熱鬧,我也不太認識得其他:編、導、舞台設計、燈光……部門的大咖?但有魏海敏掛名,感覺就像吃定心丸品質保證。另外,劇名有「羅漢」之名,當然與佛教有關,更添我興緻!但,觀畢除了幾位一線演員表現可圈可點,總體成績實在未竟全功!以下是我個人的一點分析:

道具服裝有巧思但細節不足
首先,被精美的宣資給吸引,裡面有幾位主角穿著精心設計的水墨戲服劇照,顯得清新脫俗耳目一新,另有一批精壯的半裸羅漢們也很吸睛!我以為會有十八羅漢從畫現身,切換時空的後設橋段,滿心期待沒想到付之闕如,只是為宣傳之用所拍。劇中主要布景:山形屏障運用的頗有巧思,正面是巍峨山巒,背面則成書架、畫櫃。而那張幾乎沒離場的長桌,則可以是餐桌、茶桌、畫桌、佛桌……等等,充分發揮了一桌二椅的簡化力量,古典有味讓人激賞。

但在寫實的架構下,其他道具則顯得準備不夠細心,譬如:執筆寫字、作畫時,紙張裡盡是一片空白,從天而降的捲軸就只半空旋掛,再無其他關聯、設計,徒徒只是構圖奇觀。另外,過度使用了旋轉舞台,有一些轉場時間安排頗長,讓觀眾就呆坐席上,盯著劇中人物在那邊轉啊!轉的!除了台上、台下已經轉暈頭,大家的戲劇幻覺,早就出戲的飛到九霄雲外啦!


身段失與崑京唱腔硬搭
最嚴重的還在於因為場地太大,或為了烘托整體氣勢效果,有時場上有近20名演員在場上走位、舞動,但我不得不說,傳統戲曲身段的美是其精華所在,如果少了這些迷人的時刻,來表現腳色深層內在,真不知除了優美唱腔之外,觀劇的看點,難道只剩倚仗新穎的多媒體來製造效果嗎?

這應該不是加分,反而是本末倒置了吧!

我想也應該是傳統戲曲一昧想創新之餘,最應該深思的!此外,崑京戲唱法的混搭,也許行之有年,但我自己聽著…聽著…,一言以蔽之就是古怪的很,是不是有別的融合方式,能使之更好些,或者根本不要硬搭,崑曲有崑曲的美,京戲有京戲的好,讓兩者分家單純些,是否反而更具純粹之美呢?這是我想提出的疑問?


故事腳色情節的不合理
這部份是我覺得問題最大的一塊,開演前編劇王安祈老師,在廳外廣場講的興高采烈,說她們如何設計了師徒戀(淨禾女尼、宇青)與老少配(軒主、軒主夫人),以符合現代思惟,以及衝撞傳統,但以劇論劇,老少配其實也還只是OK,封建時代一夫多妻屢見不鮮,你錢多勢大要娶幾個,還是要娶多嫩的老婆,應該也沒有人會抗議!

但,最可怕的是所謂的師徒之戀,不是師徒之戀不可,而是編劇對於佛教可謂一知半解,出家住在寺廟的女眾,除了不能一人獨居之外,根本不能蓄養男徒,更不用說孤男寡女還共處一室,好了!就算你不懂戒律也罷,淨禾的妝髮明明是帶髮修行的道姑,根本不是佛教裡剃光頭髮、登三壇受大戒、恪遵五百條戒律的女尼啊!

這讓我想起1987年台灣社會喧騰一時的崑曲舞劇「思凡事件」,沒想到經過了快三十年,傳統戲曲的編著者,還是不知求教方家,用功研讀佛典,現在大數據時代,需要任何資訊皆垂手可得,只可說是一點長進都沒有!

請跟著我大聲說:「尼是女尼,姑是道姑」,她們是不同宗教的修道者,這世上根本沒有「尼姑」這種職業或頭銜,佛道不分、戒律不明,看來佛教還不知要在戲曲與影視作品裡,繼續被誤會千萬年!而本劇中,淨禾做為一個之後要以超然身份出現,為大家平息真假「十八羅漢圖」之爭的腳色,這樣的前情提下,她與宇青愛的難分難解,是能以何立場說話!


甚至可以講宇青的不幸,就是淨禾間接造成的(為了成就自己的戒律修行,而將他趕出寺廟,這又是傳統戲曲中,對修行人自私而食古不化的描寫的又一鐵證,如:白蛇傳中的法海禪師。)當然,戲外自然是編劇要負責,如真想要大破大立,就讓師徒二人直接佛堂裡相戀作愛,破戒私奔豈不是美事一樁,從此二人相親相愛?偏偏寫的是惺惺作態虛情假意,自私到底前後矛盾,讓人無法茍同!這是假道學非是創新!根本是基因裡的迂腐在作祟!

如果只是要這樣點到為止的衝擊,那師徒二人也可以是畫師或任何職業即可,古代的確不可師徒相愛,但不知編劇是如何的浪漫情懷,硬要扯上佛門令惹塵埃!而最後結局的大和解有如神仙救般的神來一筆,但也稍嫌草率顯得餘韻不足,對比宇青受了十多年的無妄之災,向權貴傾斜的不合理思惟,也有待商榷!


演員稱職劇院卻大扣分
再來,我要稱讚一下幾位主要的演員(魏海敏、溫宇航、唐文華),在他們個人表演上都非常稱職(雖然溫宇航當天嗓子狀況不是最佳),尤其劉海苑飾演的赤惹夫人,不論扮相、唱腔、氣勢都十足十的到位,在有限的出場時間裡對本劇做出最佳貢獻,比較可惜的是凌嘉臨飾演的軒主夫人,雖然甜美有加,但她不論身形與唱法、扮相都非常的小家碧玉,跟其他幾位前輩並立,難免有個人風采被吃掉之感,聽說凌嘉臨小姐本是小旦出身,是否不大適合夫人這等氣質的腳色,我只能説是非戰之罪,她已經盡力了!

然後,國家戲劇院做為代表國家級的表演殿堂,竟然在戲中靜籟無聲、腳色情緒澎湃之際,舞台右前方辦公室的電話鈴聲竟然迴蕩響徹,足足飄揚了兩三分鐘,整個劇場空氣瞬間凝結,相當令人傻眼!不知這是常態還是疏忽,我想國家戲劇院相關人等難咎其職!責無旁貸應該受到處分!

這一夜雖未能盡善盡美,但也還差強人意!仍期待國光劇團能有真正創新時代思惟的作品囉!加油!!

創作者介紹

Orzmovies.com彌勒熊電影Pixnet

彌勒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